笔趣阁 > > 斗罗之弑神殿 > 哈哈,好巧好巧
    明月悬挂,繁星点点,入了夜的天斗城和白天相比,也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街道上,用着萤石当做路灯,橙黄的灯光,照亮着街道,为天斗城增添了一丝繁华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全场商品只要两个金魂币!”

    “鲜榨的果汁咧,不甜不要钱!”

    “魂师裁缝!定制各类服装铠甲!”

    “十年魂兽,银丝雀!”

    “哇,好多人啊!”古天看着人头涌动的街头感叹道,身边的血龙也是冷漠地看着街道。

    “不懂生活!”古天看着一群血龙毫无所动,就连自傲的徐鲲也默默地很在自己后面。

    说罢,古天就融入了拥挤的人群,而血龙们也没有像白天那样驱离路人,反倒是紧贴在古天的身旁,但是,黑、红的血甲在拥挤的街道显得格格不入,何况他们自身散发出冰冷气息。

    今日血公爵的独子——古天来到天斗城觉醒武魂,还因武魂是从未听闻的变异武魂:血,而遭到了星罗来帝国的刺杀,这一消息在天斗城迅速传播开来。

    所以百姓看见黑、红轻甲拥护着一个小孩,就知道这是古天少爷,也都识趣都远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能离我远点吗?”

    古天看着散开着的路人,不爽道。你们都把人吓跑了让我怎么体验夜生活?

    “少爷,您的安全重要!”一名黑甲血龙此时带着苍老的声音说到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古天可以判断出这是个老头,根据这一天的相处,古天也都大概知道了,黑甲普遍是老头,而红甲的年龄普遍在中年。但他这黑甲的回答,古天心底也是小小的感动,二十个步入黄土的人,保护了自己一天,古天心里有点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来看看哩,刚出笼的牛肉包子,皮薄肉多!”一道吆喝声,传进古天耳里,想想从觉醒完武魂到现在,他们都还没吃东西。

    古天领着一群血龙来到包子铺前,向着让道的路人投去一丝歉意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家的牛肉包子我全包了!”古天看向包子铺里正在忙碌的一个身影说到。

    “呃!”身影似乎都点惊讶,他的这家店开了很久,至今都没有遇到过这么阔绰的,于是转身想要确认。

    “古天少爷……”身影楞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古天此时也看向了老板,发现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自己还略微地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“痞子!”

    古天也是喊出了这个记忆深刻的人,白天还给自己下跪呢!怎么买起包子来了?

    “少爷!包子马上给您装好!”痞子此时也是从惊讶中缓过来了反应道。迅速将放下手里的事儿,拿起夹子将牛肉包子一个个地夹进纸袋。

    “啊?哦哦!”古天没反应过来,反应过来时,痞子都已经夹了包子到纸袋里,又迅速封好,再一次将包子夹进第二个纸袋。

    “痞子,你怎么卖起了包子?”古天看着他忙碌的身影闻到,毕竟痞子给他的印象十个街头混混,这种人怎么会干起正经事儿?

    “少爷,这家店是我前久盘下的,生意还可以……”痞子手里的活儿也是一顿,讪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个屁!”

    古天看门可罗雀的铺子暗道,铺前,一个人都没有,难道他是瞎的吗?古天狐疑地看着痞子,也对,从头到脚一身痞气,有谁敢买的你的包子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之间突然陷入了沉默,痞子不敢说话,古天是找不了说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古天少爷,小店一共两百个包子!”痞子递给古天几个鼓鼓的袋子,笑道。也不知这笑容里是害怕还是奉承,恐怕只有他心里明白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古天挥挥手,示意几名血龙接过了装着包子的纸袋,问到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不要钱!”痞子摇摇头说到,心中也不知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行!”古天也不含糊,留下句话就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望着古天离开的背影,痞子心底百般复杂,心中早已后悔白天时的所作所为,即使古天最后答应不报复自己,但他还是有点后怕,家里还有个老母亲患病卧床不起,自己是真的承受不起古天的报复。只能在一些小地方去满足古天。

    “唉,今天的包子又没有卖出去!”痞子望着空空的蒸笼说到。今天又连一个铜魂币都没有赚到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能够不那么混蛋就好了,或许家里有能够有钱,就能够请到治愈系的魂师给母亲治病。

    痞子此时完全没了白天的嚣张,反倒是一脸的忧愁。

    “喂!”一个身影出现在痞子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啊?大人!”痞子看到此人一身红甲,也是反应过来,这是古天的护卫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是小人能够做到的?”痞子此时微微躬身,小心翼翼地问到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徐鲲丢过一个钱袋说到:“这是买包子的钱,我家少爷说,包子不错!”

    说完,徐鲲编消失在了痞子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哦哦!”

    痞子接过突然丢过来的钱袋,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“大人!小的……”抬头,徐鲲早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巷里,

    透着微弱的灯光,可以看见,一群人窝在里在,吃着包子?

    古天盘坐在地上,叼着个包子,鲜嫩的汤汁带着牛肉,流进了嘴里,一股牛肉的香味在嘴里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吃完一个包子,古天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胃已被称得涨涨的。味道不错,皮薄肉多,个儿又大。一群血龙,此时也褪下面罩,狼吞虎咽地吞着包子。

    望着一群老人吃着包子,古天心里也是惆怅,他们随便拿出一个到大陆上,都是能够让各方势力引起重视的存在,爵位、金钱肯定不会缺。而现在,却在这儿跟着自己啃包子,罪过啊!

    “少爷,任务完成!”徐鲲来到古天跟前,

    “嗯,吃吗?”古天递过一个包子问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徐鲲犹豫着到底接不接,但看到其他的血龙都在吃着包子,香气弥漫,还时不时传出哧溜!的声音,让徐鲲吞咽着口水。

    看着其他人吃得如此舒服,徐鲲一咬牙,接过了古天递来的包子。

    “谢少爷!”

    “呵!”古天嘴角一笑,看着徐鲲接开面罩的一角,只露出一个嘴巴,迅速的吃着包子。还是那么死要面子,活受罪。

    “哈欠~”古天打了个哈欠,靠着墙坐下,望着满星点缀的天空,期待地自语道

    “啊呀,武魂也觉醒了,咱什么时候能去上初级魂师学院啊?”

    “少爷现在的确是到了该上学院的时候了。”一个啃着包子的黑甲,听到古天的自言自语,说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就是不知道老爷是怎么打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学院咱儿还是去天斗皇家学院的好,那里的拟态修炼可是出了名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那里全是贵族,还可以结交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天斗皇家学院可是帝国排名第一的学院!”

    “唉!”古天摇了摇头,天斗皇家学院不行,全是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,基本上都在学院里混日子,学习气氛不浓厚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徐鲲看见古天对天斗皇家学院有点否定,立马咽下了一个包子说到,

    “少爷,独孤雁小姐也在天斗皇家学院,你可以去就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血龙,停下了嘴上的咀嚼,一脸诧异地看见徐鲲,在血衣堡,所有的士兵的都知道,他们家的大少爷天不怕,地不怕,但最害怕的就是毒斗罗的孙女独孤雁。

    也不知什么原因,他们少爷提到独孤雁,总会狠狠咬牙,一脸郁闷,问他原因,古天也不说。所以,渐渐地,他们就知道绝对不能在古天面前提及独孤雁。

    “吃你的包子!”古天没好气地朝着徐鲲说到。提到独孤雁,即使是坐着,都能感到一股凉风袭来,双腿中不禁颤抖,靠!本少也是马上有魂环的人了,还是那么不争气!这该死得徐鲲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“嘻嘻,弹弹弹!”一道调皮的声音在古天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古天转头望去,这条巷子除了自己一行人,应该没其他人才对,何况这还是个女声。

    “独孤雁?!”古天望见一个翠绿色头发的小女孩就在站在巷子口,一脸妩媚地看着自己,跑!古天转身就想离开。可无奈发现自己好像动不了了,就连血龙也都如此,有一些血龙都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少爷,是毒~”徐鲲感受到了身体的力气正在消失,反应过来说到。

    “废话,我又不是不知道这是毒,以前又不是没中过,这种熟悉的感觉还没有变。”古天怨恨地看着徐鲲,他越发觉得,这徐鲲,说什么来什么,你怕是个乌鸦嘴哦!

    一群血龙此时警惕地观望着四周,独孤雁的实力还没有强到可以可以对二十名实力强悍的血龙下毒,能够下毒的,只能是毒斗罗——独孤博!

    一个黑袍人,从巷子的深处走出,来到古天跟前,摘下了兜帽,露出了和独孤雁发色一般的绿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天,许久未见,老猛近来可好?”独孤博一弹指,一群人身上的碧麟蛇毒便被收回。

    血龙们此时也站了起来,尴尬地看着独孤博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徐鲲看向黑甲精英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怎么办?”这个黑甲翻翻白眼,你有本事干的过封号斗罗吗更何况这可是少爷的老丈人啊!你敢吗?

    徐鲲此时看见黑甲的眼神,不耐烦?还是说看不起自己的实力?

    “你想咋地?!”想到这里,徐鲲也不弱地瞪回去。

    “草,这蠢货!”

    黑甲此时也是无奈地捂着额头。

    “呜!呜呜!”

    古天拼命挣扎起来,你们怎么都起来了?我的毒还没解啊!

    “雁子!”独孤博略有不满地看向独孤雁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独孤雁娇哼道,动作上还是老实地收回了碧麟蛇毒,转头看向古天,眼里满满地都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靠,果然是你,你这小妞!”古天感受到了身上回复的力气,破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妞,过几天小爷我也是有魂环的人了,到时候别让我碰见你,不然鞭子伺候!”

    “爷爷!”独孤雁原地踢了下地面,来到独孤博身边撒娇到“爷爷,他居然想打你孙女!”

    “小妞,你居然恶人先告状!”古天看见独孤雁撒娇,不满地发起了抗议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独孤博此时插进来说到。他此时正视古天,脸上严肃的神态,让古天以为出了什么大事,也不和独孤雁吵闹,面色严肃地听着独孤博接下来的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