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异科幻 > 九星毒奶 > 386 黑炎魔
    江晓的阴谋诡计失败了,敬爱的光头胡老师定下了最后一名到山顶的人要站军姿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江晓这么尊敬师长,当然想要把这锻炼身体的大好机会留给壶壶老师。

    那一道道祝福的光柱可都不是闹着玩的,那都是夹杂着江晓满满的诚意的。

    但是事与愿违,这光柱不得不停下了。

    因为乐岳看到了那山顶之上的一抹黑色幽魂。

    “有情况!黑炎魔!”乐岳目力极好,当即一声大喝,让一众人纷纷停下了脚步,戒备起来。

    江晓的面色一苦,怎么是这种恶心的生物为什么先碰到的不是黑炎鬼

    这黑炎魔的恶心星技,就是所谓“黑岩山之苦”的真正根源。

    江晓高举右拳,示意队伍停下。

    想了想,江晓命令道:“稳步前行,步步为营,我什么时候先手祝...嗯,我先开沉默,小笙黑星坠,尽量先别急着接近它,看看黑星坠的效果如何。”

    身为毒奶大王,江晓第一时间想的就是祝福。

    但是随即想到,那可是黄金段位的王者生物,而且还是类似于敏战类型的生物,警觉性极高,速度很快,祝福的光柱很难奶中对方。

    要是江晓能够无所顾忌,用铂金品质的祝福去奶的话,那巨大的光柱可能会剐蹭到对方,但江晓不能那么做,周围那么多人看着呢,目前的他,只能用白银品质的祝福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想要抢先手,用范围技沉默之声显然比较理想。既能阻止对方掏出来“黑炎器”,又能砸的对方头重脚轻。

    “要...要我输...输出吗”孙小笙稍显紧张的握紧了拳头,一副双手无处安放的模样,最后探到脑后揪了揪自己的小辫子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会输出,而是不愿去碰黑炎魔。

    江晓适时的安慰道:“我给你祝福,放心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孙小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    这支团队有治疗,有光环,有状态,有控制,但唯独缺少输出。

    江晓的输出是自身的技艺,夏家刀法,以及在西北战线锻炼出来的弓箭技艺。

    团队中为数不多的输出星技,就是孙小笙的黑星坠了。

    江晓曾经在过年的时候见过这种星技,在江滨市的中部大街上,凯旋军团的将士沈浩就是用这个星技,不断击碎那些丑陋石像的。

    虽然名为黑星坠,但那只是内部包着的黑星,外部闪烁着光芒,依旧是呈蓝白色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此类星技的一项特殊属性。

    包括有治愈效果的白星坠,恢复星力的蓝星坠,统统都是内部颜色不同,但是外部都是闪烁着蓝白色光芒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当你的对手被星坠类星技砸中时,是很难分辨出敌人到底是在补血还是补蓝,甚至敌人可能是在内讧......

    星坠类星技主要来自中原省,燕赵省也出产少部分,多属白银品质,偶尔有黄金品质的硬控灰星坠等等。

    由于此星技恢复状态效果很好,所以周边省份的觉醒者也愿意吸收此类星技。

    比如说帝都的孙小笙,再比如说津门的蔡瑶,学的都是隔壁中原省、燕赵省的辅助星坠类星技。

    反倒是来自中原省的乐岳,学的是来自北江省的钟玲和承印......

    江晓等人一步步的向上攀爬,而那黑炎魔却只是身子微微颤抖,一直伫立在山巅,低头俯视着众人。

    仿佛一个高高在上的国王看着自己的臣民。

    这只黑炎魔身高一米八左右,呈人形,通体呈灰黑色,那皮肤之上还带有道道碎文。

    它的四肢极为修长,那一双手臂自然垂下,竟然快要达到膝盖了,那一双大长腿上,那肌肉道道鼓起,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。

    黑炎魔那灰黑色的身影比较好的融入了这黑岩山脉。

    而它的浑身上下,有三处特点极为明显,甚至让人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其一,便是那灰黑色的脸上,两只眼睛并非是正常的眼眸,而且两道幽幽燃烧的漆黑色火苗。

    其二,是它的胸膛处,心脏部位竟然是一团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!

    这种生物的存在让所有人都大开眼界,这画面,就仿佛一个正常人类,胸口被掏空,却并没有死亡,而是在空荡荡的部位上燃起了一团黑火。

    其三,便是它那惊悚且扭曲的容颜!

    江晓开口询问道:“怎么样,小笙”

    孙小笙不太确定的说道:“差不多吧,黑星坠应该能砸中。”

    江晓的话语极为严肃:“我要的不是模棱两可,我要的是准确的信息,能还是不能。”

    孙小笙委屈巴巴的瞪着大眼睛,遥遥望着山巅之上的黑色王者,道:“再近一些吧,再近一些...啊!它跑了!”

    孙小笙话音未落,那胸膛中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黑炎魔身影一闪,向后隐去,消失在了那一片黑色的山岩之中。

    江晓的面色有些难看,无论是黄金段位的黑炎鬼,还是黄金段位的黑炎魔,都是极其强大的狩猎者。

    这种生物拥有着一定的智慧,更在相互捕杀同类的过程中,训练出了一身捕猎技巧。

    江晓并不认为那个黑炎魔是因为害怕才跑的,它应该是对自己这支团队有想法了。

    江晓想了又想,转身看向乐岳,道:“是否可以帮我背行军包。”

    乐岳根本没有二话,直接点头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目中,江晓不仅是队长,更是唯一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孙小笙虽然拥有战斗星技,但乐岳并不信任她的战斗实力。

    而且说实话,乐岳认为,一旦孙小笙的黑星坠砸中黑炎魔的话,孙小笙可能会短时间内失去战斗能力。

    江晓从行军包中拿出了一把漆黑的小弓和一个漆黑的箭壶。

    他将漆黑的箭壶背在身后,用力一甩那漆黑的小弓,只见小弓两侧向外延展,一把常规大小的黑弓出现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这是江晓假期从西北战线回家之后,夏妍送给他的礼物,江晓是没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会用上“高科技”。

    如果说江晓背着一把刀,还算说得过去的话,现在他又负上了弓箭,让包括光头胡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石锤了!

    这小子是打入辅助内部的战士!

    你不研究怎么奶人、怎么辅助,天天舞刀弄枪干什么这将来可怎么嫁,呃...怎么融入团队啊

    江晓将刀负在身后,抽箭搭弓,放在身下,向上爬去:“乐岳,发现敌人踪影第一时间告知,小笙,抛开你辅助的身份和作战思路,我们需要输出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光头胡也没有再玩闹,他悄悄的跟在四人身后,目光却是一直定格在江晓的身上。

    突然间,光头胡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他隐蔽的回头望去,面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紧接着,光头胡迅速偏离路线,身影向一旁隐去。

    众人刚向上爬了二十几秒,就听到乐岳一声大吼:“六点!六点!身后!”

    江晓心中一惊,急忙转过身,却看到在那漆黑的岩石山脉中,一团灰黑色的身影迅速袭来,那漆黑的鬼火飘飘摇摇,慑人至极!

    江晓拉弓搭箭,伴生动作之下,星技已经用了出来!

    铂金品质沉默之声!

    那一团鬼火竟然被砸的湮灭了下去!

    众人纷纷惊愕,那黑炎魔胸中燃烧的火焰能被砸灭

    不,似乎并不能,那飘摇的鬼火重燃,连带着的,是黑炎魔再次加速攀爬的身影。

    嗖!嗖!嗖!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箭矢射出,其上覆盖着浓浓的星力,似流星赶月,速度奇快!

    “嘶......”痛苦的嘶吟声从黑炎魔口中传出,箭矢竟然深深的刺进了那宽厚的手爪之中。

    “草。”出乎意料的是,开口咒骂的不是受伤的黑炎魔,而且进攻的江晓!

    只见江晓的双目一阵刺痛,剧烈的疼痛竟然伴随着灼烧的痛楚。

    他的面色瞬间变得惨白,脸色极为难看,脑门上竟然浮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!

    江晓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急忙给自己加了一道黄铜祝福。

    黑岩山之苦,名不虚传!

    而那边的黑炎魔,却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对于沉默之声给予它的星力紊乱,它毫无办法,只能加速前行,试图更早一步近身狩猎。

    而对于沉默之声给予它的痛苦,黑炎魔却并没有遭受多大影响!

    铂金沉默的功效几何,毋庸赘述。

    它能让区域内所有目标星力躁动、紊乱,正因为如此,目标也会遭受沉痛的打击,疼痛、虚弱、吐血身亡都有可能发生!

    但黑炎魔的反应是什么他被一发沉默砸的降速、踉跄,却极速调整姿势,由直立行走变成四肢攀爬。

    那被砸的东倒西歪的身子稳定了下来,那骤降的速度又提了上来!

    自始至终,黑炎魔的脸色就没变过。

    无论它被沉默砸之前,还是被砸了之后,亦或者是被弓箭射穿手爪前后,它那一张灰黑色的面容,一直是那样的扭曲、狰狞。

    无论是身体上的疼痛,还是心灵上的疼痛,甚至是体内星力的暴动紊乱,对它来说,只是常态而已。

    从它出生的那一刻起,

    从它被所谓的母亲挖去双眼、捅碎胸膛,在眼眶和心脏里点燃鬼火的那一刻起,

    它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痛苦的折磨。

    黑炎魔有一项被动星技:

    黑炎惧:当遭受攻击时,与攻击者共享黑炎的苦痛折磨。

    黑岩山之苦,也由此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