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异科幻 > 九星毒奶 > 433 一颗糖果
    江晓和顾十安各怀心事,在寝室里待到晚上八点半,便启程前往帝都星武体育场了。

    秦望川是一个魔鬼教练,也许还兼具夜猫子属性,他的训练,都是在夜晚展开的,凌晨时候,江晓等人才能解散。

    秦望川说的也很明白,他给江晓以及顾十安布置的任务,就是让他们一次次冲破身体极限。什么时候突破星河期了,什么时候才能进行下一阶段的训练。

    江晓对这样的训练方式持怀疑态度,如果不是他拥有祝福星技、每天回去之后修复身体的话,别说训练了,估计这身体早就垮了。

    万幸,这几天帝都星武的学生们出行任务了,否则的话,两人第二天还要去上文化课,那真的很辛苦。

    秦望川给江晓和顾十安下达的任务也很简单:

    江晓:跑死。

    顾十安:在江晓跑死之前,领先江晓10圈以上。

    江晓只是星力达到了星云巅峰,实际身体素质,还是在星云中期晃悠。

    而作为真正的星云巅峰顾十安,其身体素质的确是要比江晓强很多的。

    开荒军对开荒学徒的培训非常具有针对性,原本在入选学徒队伍的时候,还是以4人小队的方式组建的,而现在,整个帝都星武只剩下了江晓和顾十安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比较丢人的说,也只有江晓和顾十安是星云期的小喽啰。

    其他的10名开荒学徒,全都是星河起步,现在10人重新组队,五人一组,跟着开荒军外出培训。

    开荒军虽然说是入选学徒的标准,潜力占据着评选的大部分比重。

    但实际情况是,学徒之中只有2个星云期学生,却有10个星河霸主。

    也许开荒军依旧摆脱不了挑选即战力的风格,但讲道理来说,星力境界和潜力也是可以能划等号的。

    在今晚的训练开始之前,江晓特意问了一下秦望川,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那种兼具净化与输出星技的星珠。

    网上能找到的就不用说了,江晓心中自有定论,关键是江晓想要问那些他接触不到的、甚至是闻所未闻的星珠。

    倒不是江晓喜欢珍贵的星珠,而是他需要仔细比较,找出兼具两项功能的最理想星珠。

    秦望川示意江晓做准备活动,也听出来江晓想要提升自身实力的意思,便表示回去查查资料、问问同事。

    在江晓活动关节,做热身运动的时候。

    秦望川开口询问道:“你想要输出和净化兼具的星珠,其星珠品质可能很高,但星技品质却很难兼具,不能分开去吸收各自效果较好的星技”

    江晓无奈的回答道:“我的星槽太少了,只能去想一星双技。”

    秦望川当然知道江晓钟铃和承印、眷恋和曙光是一星双技,开荒军选择江晓,当然是经过全方位的调查的,对于已知的信息,秦望川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但是秦望川对江晓的想法依旧持悲观态度。

    秦望川摇头道:“你的九星图也许对辅助类别星技极为契合,但净化和输出并行,你吸收的大概率只可能是净化,输出星技不会青睐你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净化类星珠本就稀有,那么兼具净化与输出的星珠,更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按事实说话,江晓来这个世界这么久,走南闯北,接触了这么多辅助类星珠,其中有几个是净化的

    只有全国冠军的奖励——白山迷雾星珠拥有净化功能!

    其他的星珠要么是控制,要么是治愈、回蓝。

    星兽也是分类别的,一个拥有净化星技的星兽,大概率会是辅助类别,很难再有输出星技。

    哪怕是真的有二者兼具的,这类辅助星珠大概率是高品质净化星技,低品质输出星技,其输出伤害犹如鸡肋,只能说是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秦望川哪里知道江晓能够提升星技品质的事情

    而江晓又不可能跟他说,

    所以,以秦望川对于江晓目前情况的理解,认为江晓是想要有一定的战斗力,毕竟江晓的星技搭配比较合理,足够支援团队和自身生存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的,秦望川的思路就调整成为了高品质输出、低品质净化的星珠。

    而调整了思路之后,按照江晓的要求,秦望川只能在契合盾战-力战那类的星兽星珠里去找。

    但这也的思路让秦望川更加悲观了,毕竟...秦望川认为江晓极大概率会吸收到低品质的净化星技,至于高品质的输出星技...应该会泡汤。

    秦望川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,但内心里陷入了挣扎,如果找不到还好说,如果真的找到了,应不应该告诉江晓

    在秦望川的角度看来,这样的行为几乎等于误人子弟。

    所以...还是应该把思路调整回来,高品质净化、低品质输出。这样的话,按照契合程度来讲,起码江晓大概率能吸收到强力的辅助星技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开荒军秦望川这边,江晓不能说实话,但是守夜军二尾那边,江晓一句简单的话,二尾就懂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你别管星珠品质多低,星技品质多低,只要两者兼具,就能列入我的筛选名单之中。

    品质低,我不怕,我能升级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星技种类,必须全!

    也正是在这一次,师妹殷妮,终于听到了九尾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殷妮有一双能撕破黑暗的双眼,更有一对听觉灵敏的耳朵。

    在师父二尾与师哥九尾的旷野切磋战中,伫立在山崖之上的殷妮,听到了九尾淡淡的话语。

    让殷妮感到惊讶、并且钦佩的是,两人的战斗如此焦灼,但九尾的语气如此平淡,仿佛并不处于激烈的战斗中似的,更像是睡觉前的喃喃低语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,九尾,想要寻找兼具净化与输出星技的星珠。

    师父二尾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便再无回应,两人依旧在激烈的切磋打斗,师父二尾那手中的一杆长枪,与九尾那钢铁巨刃不断的擦出刺耳的声响,甚至有点点火星掉落。

    殷妮激动的看着这一场切磋,仅从技巧上来说,她发现,九尾是占据着上风的。

    但有句话说得好:一力降十会。

    九尾最终还是败了,竟被二尾的长枪将巨刃挑飞。

    九尾的反应更让殷妮赞叹不已,几乎没有任何迟疑,手从腿侧一抹,脚下一崩,欺身而上,匕首亮出了锋利的獠牙。

    但师父二尾无论是反应还是力量,都碾压了九尾太多太多,一把握住了九尾的手腕,阻止了对方进攻的同时,顺势就是一个擒拿,直接将九尾单臂反剪、单膝跪压着按倒在地。

    二尾松开了九尾的手腕,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脑,缓缓站起身:“休息一下吧,你累了。”

    山崖之上,殷妮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师父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见过师父如此温柔的一面!

    当然,二尾依旧是面无表情、声音依旧低沉沙哑,气质冷冽,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但是听听这内容!

    哪怕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针对于二尾这个人来说,已经是很高级别的关心了!

    起码殷妮和斐薛两个学徒,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待遇!

    九尾默默的爬起了身子,跟着二尾走回了山崖之上,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之中。

    在这暗无天日的厄夜山里,没有白天与黑夜之分,三徒一师也是以轮班值守的方式,倒班休息。

    而在轮到殷妮值守营地的时候,她耐心的等待了一个小时之后,便偷偷溜进了九尾的帐篷。

    殷妮讨厌九尾,讨厌的是他的沉默寡言。

    殷妮不想成为九尾这样的人,在这四人组中,她只能和斐薛说话聊天,师父二尾,是她不敢去触犯的,但是她愿意尝试着去接近九尾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想要改变九尾这个人,而是想要改变九尾与她的相处模式。

    她不想要在战场上单方面的与九尾交流,她想要和九尾正常的沟通,如果借着这个引子,能改变两人的相处模式,殷妮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,她来了,她慢慢的掀开了九尾的帐篷,迎接她的是一柄锋利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咕嘟。”殷妮咽了口唾沫,一手轻轻的按在匕首上,缓缓的向下压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带着面具的青年,当看清来者之后,也并未作出任何过激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小,小九......”殷妮悄声说着,有点迟疑,“我并不是故意要偷听你和师父的对话,但是,我,嗯,我知道有一种稀有的生物,兼具你所需要的两种星技。”

    殷妮的视线中,九尾缓缓的坐了回去,面具之后,那一双眼睛幽幽的盯着她,依旧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只见殷妮手中星力汇聚,一颗淡蓝色的星力糖果出现在她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殷妮走进了帐篷,将糖果递在九尾的面前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小九依旧没有任何动作,不声不响,像是个死人。帐篷中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殷妮深深的吸了口气,道:“我来自八闽省,在八闽大地的鹭岛市,梵天寺周边,有一个特殊的异次元空间,并不对外开放,其中有一种叫做泪灵的生物,兼具群体净化与群体输出的星技。”

    面具之后,九尾沉默良久,哑着嗓子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殷妮又惊又喜,她终于面对面听到了小九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她的小九就这么安静的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,面具后一双眼睛,默默的看着她,也不说送客,但表达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殷妮却是再次向前伸出手掌:“喏。”

    九尾低头看着她手心里的糖果,显然很犹豫,十几秒之后,他伸手拾起了糖果,再次低声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殷妮面色一喜,道:“你...今年不到二十岁,对么”

    九尾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殷妮坐在帐篷里,双手抱着膝盖,好奇的看着九尾,道:“你是哪里人听不出来口音哦”

    我去,这妞......

    非得逼着我说一句“你瞅啥”

    殷妮撩了撩额前的刘海,悄声道:“我从未见过你使用星技,无论是战斗还是训练,你是...故意这样的么”

    小姐姐呦,

    你别再问了呀,

    再这么聊下去......

    我要是忍不住说出几句骚话来,我这人设就崩了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