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异科幻 > 九星毒奶 > 668 嘤熊
    当天晚上,江晓拿着守夜军官证,再次进入了雪原之中,轻车熟路,几经闪烁,便来到了守夜军把守的圣墟营地中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守夜人来说,江晓可是常客......

    没耗费多大工夫,他们就给江晓安排出来了一个营帐。

    在守夜人的想法中,这个孩子怕是要在这里渡过整个寒假了,最多也就是在过年的时候回家一趟,然后这个小子又会赶回来。

    的确,自从上了大学,江晓的寒假似乎都是在这里度过的。

    江晓也没有表示自己马上就走,先在这里待两天再说吧,

    白鬼辣么可爱,江晓都有点怀念和它们玩耍的日子了......

    你看那黝黑的鬼脸,看那尖牙利齿,看那血盆大口,多萌呀?

    进入了圣墟小山包中的江晓,开始与白鬼、白鬼巫们展开了深入交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祸影之墟中,诱饵江晓看着两只撒欢儿一般的摇曳铃,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摇曳铃非常喜欢这种浓郁的星力环境,从玩耍的姿态上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而摇曳铃的身后,黑白烛火一蹦一跳的,追逐着摇曳铃,嬉戏打闹着。

    偶尔摇曳铃还会飘下来,用毛线球一般的身体撞击黑白烛火那q弹软滑的身体,自不量力的它们,却是非常喜欢这样的动作,总会被弹回去,在空中翻好几个圈......

    三个小家伙很好的定义了“撒欢儿”这个词汇。

    它们都很喜欢这样的星力环境,而每种星宠表达喜欢的方式不同,区别于这几个飘来飘去、蹦蹦跳跳的小家伙来说......

    在西北角,在那厚厚的草垫子上,一大一小两只竹熊,却是安稳的很。

    成长期的竹熊四仰八叉,幼崽期的小竹熊趴伏在地,两只可爱的爆炸的上古凶兽,睡得那叫一个昏天暗地。

    诱饵江晓都不敢去打扰它俩,真的是太可爱了,那憨态可掬的熟睡模样,让人忍不住去揉捏小竹熊的脸蛋......

    大魔王终于动手了!

    只见诱饵江晓半跪在大竹熊旁,伸出手,捏了捏它那毛茸茸,且肉肉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嘤~”竹熊用爪子揉着眼睛,睡眼朦胧,像是被唤醒的孩子,一脸呆萌的看着眼前的面具怪人。

    “嘤嘤嘤~”竹熊轻声叫着,接过了面具怪人手中的奶油面包。

    在它的世界里,没有什么怪人不怪人,你戴什么面具都无所谓,手里有吃的就行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?”诱饵江晓笑嘻嘻的说着,与这个成长期的竹熊并肩而坐。

    “吧唧吧唧......”竹熊吃着奶油面包,根本没搭理江晓。

    这是少有的、江晓看到吃饭吧唧嘴却不讨厌的生物。

    诱饵江晓用肩膀撞了撞竹熊,道:“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啊?那地方可凉快了,特别清爽。”

    竹熊转头看着江晓:“嘤?”

    诱饵江晓直接将竹熊抱了起来,像是抱一团大毛绒球似的。

    啧啧...有点沉昂?

    诱饵江晓一边开口道:“你就放心吧,去了那边,天天让你有肉吃!你想不吃肉都不行!”

    嗯...事实的确如此,上层雪原、除了吃肉,就只能吃雪了......

    好在竹熊是熊,也是食肉动物。

    诱饵江晓颠了颠怀里的圆滚滚,开心道:“走喽!出去玩去喽~”

    竹熊眨了眨眼睛,吃完了奶油面包,爪子揉了揉眼睛,圆滚滚的身体缩成一团,窝在了诱饵江晓的怀里。

    似乎,相比于它的未来,它更关心吃和睡。

    圣墟之中。

    “嘿!”本体江晓一声轻呵,挥退了千军万马!

    白鬼群犹如割倒的麦子一样,随着最前方的一群白鬼被巨刃劈飞,身后,一片片的白鬼倒飞了出去,躺倒在地......

    而随着祸影之墟开启,诱饵江晓背着大包小裹,抱着那沉重的圆滚滚,迅速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江晓手执巨刃,刀身上青芒覆盖,随着诱饵江晓双脚落在巨刃刀身上,江晓猛地向上一撩,诱饵江晓直接弹射起飞!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诱饵江晓直接被射进了圣墟之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寒风刺骨,一片白雪皑皑。

    怀中,竹熊蜷了蜷身子,将毛茸茸的脑袋埋进了柔软的肚子里......

    “醒醒!熊熊!”诱饵江晓抱着竹熊晃了晃,看着它懒洋洋的睁开眼睛,诱饵江晓开口道,“一会儿我会变成大乌鸦,载着你飞行,你别害怕啊,可别一巴掌拍下来,你这力气,我可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~”竹熊打了个哈欠,看到没有吃的,它根本就没搭理江晓,继续闭上了惺忪的睡眼。

    诱饵江晓努力催动星力,直接变成了一只巨大的乌鸦,身长起码三米开外。

    小小的乌鸦还算看的过去,但是这大乌鸦,黑不溜秋的,就像从煤堆里出来似的,再加上那一只孤零零的赤红色眼球,画面很是恐怖。

    诱饵江晓载着竹熊,长长的尖喙叼起了两大包没有随身而变的物资,一扬头,扔到自己的背上,振翅高飞...飞......

    “哑~哑~”乌鸦数声嘶鸣,翻译成中文:真他妈沉!

    竹熊有着厚厚的脂肪和毛皮,根本不惧风雪,巨大乌鸦给了它充足的床位,它四仰八叉的躺在巨大乌鸦的背上,用爪子挠了挠肚子,吧唧吧唧嘴,再次睡了过去......

    江晓在这里和白鬼们玩耍了三天的时间,灌了一些白鬼和白鬼巫的星珠。

    但哪怕是灌过的,也都是白银品质的,对于已经钻石品质的青芒、忍耐、祝福、诱饵来说,白银品质的星珠真的是不解渴。

    哎......

    要是能把上层维度那些金品的白鬼、白鬼巫星珠拿下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第三天,江晓告别了守夜军,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而家里却是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“小江雪?”江晓开口喊道,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“二妍?”江晓又喊了一句,在屋中四处搜寻着,也是没找到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去哪里浪去了。

    呵,女人!

    江晓走进了卫浴间,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,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白色棉睡衣,手里拿着毛巾,擦拭着自己那湿漉漉的小圆寸头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,等待一扇不开启的门......”江晓哼着小曲,来到客厅,仰头看了一下位置,开启了祸影之墟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善变的眼神,紧闭的双唇......”歌声随着江晓跃进祸影之墟,而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江晓来到东南一角,整理了一下单人床和柜子,心中暗暗想着,趁着寒假休息,应该把这里好好的规整一下。

    放个双人床也是好的嘛~

    再买个书架,放点书,装装文化人。

    虽然江晓不怎么爱看书,但是未来的寒假生活中,江晓希望韩江雪能在这星力浓郁的环境中修炼星力境界,韩江雪倒是很喜欢看书,偶尔她不吸收星力的时候,看看书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衣柜、地毯、装零食的大筐......

    江晓双手叉腰,暗暗的思考着自己的装修计划。

    “嘤~”随着一道撒娇的声音,江晓突然感觉裤腿被拽了拽。

    “嗯?”江晓低头望去,却是看到小竹熊已经抱住了他的小腿,坐在地上,黑溜溜的小眼睛向上望着。

    引起了江晓的注意之后,小竹熊将脸蛋埋在江晓的小腿上,使劲儿的左右磨蹭着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?这可是新鲜事。”江晓俯下身,抱起了幼崽竹熊。

    说是“幼崽”,事实上,小竹熊已经长大了!

    在一个月前,也就是江晓在金达莱执行任务,返程前的半个月,他这座祸影之墟已经改造完毕之后,就将星图中的两只星宠扔进了这里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竹熊幼崽的身体长的那叫一个快。

    江晓在十月下旬刚刚入手竹熊幼崽的时候,小家伙的身材也才50厘米,随后的一两个月,也没见怎么长,但是自从一个月前,江晓把它扔进祸影之墟之后,这段时间里,小竹熊的个头猛涨,现在足有80厘米了,体型也越来越大,。

    江晓再次确认了星力环境会对星兽、星武者影响巨大,这种懒到极致的生物,天天吃了睡、睡了吃,也不训练,就能长成这样,身体各个属性也是疯涨,成长速度令人感到可怕。

    “饿了?”江晓抱起了圆滚滚,他的居住角落可是在东南角,而江晓搭建的星宠乐园可是在西北角。

    钻石品质的祸影之墟可是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,能让这位爷“不远万里”来到这里,必然是饿给它了动力。

    “来。”江晓抱着圆滚滚,来到了塑料大筐前,翻了翻零食,拿出了几个长棍面包,送到了圆滚滚的怀里,又捡起了几个火腿肠,道,“先吃吧,我明天去进货。”

    这萌熊比小小心急,江晓知道它有撕包装袋的本事,因为江晓亲眼见过,但此时的竹熊似乎是饿坏了,连着包装袋一起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江晓急忙将它放在床上,开始熊口夺食:“包装袋,给我,诶呀,别咬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么久,还没给你起过名字呢?”江晓终于从它的嘴里抢出来了碎烂的包装袋,宠溺的拍了拍它毛茸茸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家伙喜欢趴着吃东西,这姿势也是很谜。

    “嘤?”竹熊努力仰起头,看向了江晓,黑溜溜的眼睛直转。

    江晓:“嘤?”

    竹熊嘴外边还露着半条面包,眨了眨眼睛:“嘤?”

    江晓:“嘤!”

    竹熊:“吧唧吧唧......”

    江晓伸手,捏了捏它蜷成一团的小尾巴,道:“你这嘤嘤怪!仗着是我星宠,真以为我不敢一拳打死你!?你以后就叫嘤嘤熊吧!小名嘤熊!”

    嘤熊:“吧唧吧唧......”

    江晓伸手将床上的枕头扔开,把嘤熊推到了枕头的方位,顺手揉了揉它背上的毛。

    “善变的眼神,紧闭的双唇,何必再去苦苦强求,苦苦追问......”江晓哼着小曲,枕在了嘤嘤熊的背上,左右摆了摆头,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他在圣墟里和白鬼们玩耍了三天,的确是累了。

    梦中,嘤嘤熊变成了大嘤熊,头上燃烧着白色烈火,大杀四方。

    “吧唧吧唧......”嘤嘤熊趴在床上、乖乖的给江晓当枕头,却是吃着吃着,吃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......

    “唔?”

    “铃~铃~”黑白烛火和摇曳铃一前一后,跑到了单人床旁边。

    看着睡过去了一人一熊,摇曳铃上下两个小铃铛发出了微弱的声响,像是安眠曲一般,围绕着小床飘荡着、轻轻的歌唱着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