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异科幻 > 九星毒奶 > 101 干货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去哪?四处救援么?”江晓大声询问着,没办法,风雪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圣墟。”二尾的回答十分简练。

    听到了一个新鲜词汇,江晓急忙询问道:“圣墟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二尾沉吟半晌,似乎在考虑着要不要告诉江晓这一讯息,几秒钟之后,回应道:“你认为白鬼种族是如何保持这庞大的数量群体的。”

    “繁衍呗,类似于哺乳动物,通过交配来繁衍种族。”江晓回答道。

    因为江晓曾经见识过那个偷窃了白鬼巫幼崽的觉醒者,也看到了两只暴怒的白鬼巫指挥着下属,疯狂的追赶那名觉醒者。

    “嗯,它们的确拥有这项功能,但你在雪原之中,可曾亲眼见过它们繁衍种族。”二尾迎着风雪,大步流星的向前走着,似乎有着明确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呃...”江晓跟在二尾的身后,走着他趟过的路,用她那巨大的身体为自己遮风挡雪,简直美滋滋,“倒是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的确有能力通过交配来生育下一代,但这种方式并不是主流方式。”二尾继续教导着江晓,“雪原之所以有着如此丰富的资源,有着杀不完的白鬼,是因为‘圣墟’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圣墟是配种基地?”江晓一阵愕然。

    二尾:“不,它是连接雪原与上层纬度的通道。”

    二尾继续道:“这里的绝大多数白鬼,并非是通过交配来繁衍种族的,而是直接被投放到这里来的,也就是说,它们不需要经历脆弱的幼年时期,而是直接以成年期的状态出现在雪原之中的。”

    江晓愣了一下,他听到了什么?

    投放?

    这群白鬼是通过时空隧道,从另一个维度里进入这里的?

    二尾:“你的高品质星珠星技,可能是圣墟中出产的,也可能是圣墟背后的上层纬度出产的。”

    江晓:???

    她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雪原的上层纬度也是雪原吗?而且那里的生物更强?出产品质更高的星珠?

    “东南线路为什么更加危险,怪物资源丰盛。因为这里距离圣墟更近。”二尾开口道,“而其他的线路和区域也会被投放白鬼、白鬼巫,但频率相对低一些。”

    江晓脑袋有些乱:“我读书少,你别骗我,我在这里也呆过十多天,可没见过从天空中突然掉下来一头白鬼。”

    二尾摇了摇头,道:“它们不会降临在你们历练的地方,而是会投放在特殊区域,那些区域都有守夜人把守着,你们是见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这里有很多圣墟?东南西北,四面八方都有?”江晓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不,圣墟只有一座,是连接雪原与上层纬度的主要通道,其他的地方,算是维度通道。”二尾说出了重点,“一旦主通道损毁,其余的通道也无法保持稳定,会逐渐失去连接,这座雪原便不会再盛产任何怪物资源,随着雪原中的最后一个通道关闭,雪原也会彻底消失,不再与地球有任何联系。”

    满满的干货啊!

    划重点!

    可惜,这种知识似乎不会考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算是上层人士的秘密?

    高等级圈子里公开的秘密,但是对江晓这种普通人来说,却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就连韩江雪、夏妍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她俩的父母可都是开荒军团的人,一定知道这些消息,应该是组织上有纪律,不让外传?

    江晓也终于知道这世界上为什么有些异次元空间迅速关闭,而有些异次元空间能够持续长久,甚至被官方开发成为了资源点。

    等等,守夜军团的职责如此。

    那么开荒军团的职责应该就是去评估异次元空间,有利用的价值,那就留下,太过危险,可能会对华夏造成威胁,就立刻摧毁“圣墟”,关闭这个异次元空间?

    乖乖,可了不得。

    难怪开荒军团在华夏享有如此高的盛名,在人们不知道的地方,他们可是背负了整个国家的存亡安危,背负着每一名普通平民的生命安危。

    不断推理分析的江晓,从二尾的只言片语中,知晓了守夜军团的职责,也推出了开荒军团的隐藏职责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对于那未曾谋面的父母,江晓真的是愈发的敬佩了。

    “圣墟......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”江晓的求知欲正在作祟。

    “只是名字特殊而已,你会亲眼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晓消化着二尾给出的知识点,依旧觉得不可思议,他开口询问道,“既然是一种通道,那么对方可以过来,我们是否可以过去?”

    二尾轻轻颔首,似乎是对江晓提出的问题很是满意:“对于绝多大数人来说,那门是单向的。因为你不会想要迷失在另外一个维度之中。”

    江晓心中一怔,官方给出的消息,是他的父母失踪!

    而并非死亡!

    那未曾谋面的父母,是否还有生存的可能性!?

    江晓消化着这条信息,不太确定是否应该告诉韩江雪。

    二尾继续道:“所以异次元生物种群的幼崽才会如此珍贵,你的星槽很少,想过驯服哪种星宠么。”

    自从二尾改变了立场之后,就对江晓的未来尤为关心。

    江晓回过神来,思索半晌,道:“你的意思是,星槽多的人,可以有更多选择星宠的权利?”

    “你会见到的,这个世界上,有一种特殊的觉醒者成长方向,星宠师,他们和你这种医疗系觉醒者一样珍贵。”二尾回应道,“我曾与这样一个家伙战斗过,他的战斗力平平无奇,有着极为实用的防御星技,星图中却有11个星槽镶嵌了星宠。”

    星宠师?

    这个职业有点意思哦?

    全靠自己的宠物去战斗?

    按照异次元幼崽的价钱行情,再比较一下吸收星宠的概率,江晓心中暗暗咋舌,这种职业,怕是真正的土豪才能玩得起。

    关键是,有些问题是钱无法解决的。

    这类星宠师不仅仅得有钱,还得有一只强大的团队帮助。

    “我的星槽的确很少,看看吧,星技和星宠哪个收益更大。”江晓摇了摇头,道,“我还是个星尘期的菜鸟,星宠对我来说比较遥远,怎么也得星河期才能接触到,到时候再说。”

    随即,江晓好奇的问道:“你呢?你有星宠么?”

    二尾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江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二尾:“我的星槽已经填满,要获取星宠,只能等星力升级。”

    江晓:“不要敷衍我,你是星河期,我相信你在这一阶段驻留了足够漫长的时间,在可运用的16个星槽里,连一个都节省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非常罕见的,二尾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声调,转过头,饶有兴味的看着江晓。

    江晓仰头望着二尾,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突然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二尾伸手按在了江晓的脑袋上:“星槽和队伍一样,名额是有限的。”

    江晓恼火的拍掉了脑袋上的大手,向后退了一步:“所以?”

    二尾低着头,狭长的丹凤眼静静的看着江晓:“我只要最适合我的。”

    江晓想了又想,嘟囔了一句:“你得有25、6岁了吧?都快大我一轮了,阿姨。”

    二尾那藏在面罩后方的冷峻的面容,渐渐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,似乎对江晓一次次的用玩笑的方式转移话题、打擦边球感到很有趣。

    她喜欢江晓对待问题的处理方式,但却不喜欢江晓一次次的拒绝。

    二尾转身既走:“我看上了一种星宠,9个月后,你跟我去。”

    落后果然就要挨打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江晓作为弱势的一方的确很难有自我主张,哪怕是他已经一次又一次的躲避锋芒,但该来的总会来。

    听到二尾这句话,江晓心中一惊:“你刚才的升级,是突破到星海期了?可以支配更多星槽?”

    二尾扫了一眼江晓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真的是星海期了?

    江晓暗暗不忿,你这女人!

    倒是给个准确答案啊,多说一句话能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