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异科幻 > 末世之渊 > 第1266章 这真是大人物
    一秒记住【69】,精彩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1268章大人物

    洗枪镇火车站站台上,上官宇带着团部几个人,还有春天也跟随着,在等着一列特殊的列车到来。

    上官宇问身边的人:“谁知道这邹小猫究竟是做什么的啊”

    春天说:“早年留学犬国。”

    “留学犬国”上官宇问,“他凉的,我泱泱龙国,为什么要到区区一个小小的犬国去留学”

    春天冷笑道:“这犬国着实可恶,但是你也不要小看它,人家的确比咱们强,所以去学习没什么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去学什么了”

    “学医,”春天说。

    “押,那和你是同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春天说,“我们是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你们是同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同学,有什么好奇怪的。我们一起留学犬国的,回国后,我成了军医,而她则放弃了自己的专业,开始从政。”

    “从政好家伙,”上官宇不由摇了摇头,“那她老子又是什么样的人啊”

    “兵团司令长官邹不董,”春天回答。

    上官宇问:“师座外号郑大炮,那这兵团司令有没有外号啊”

    赖子在边上插嘴道:“邹瘸子。”

    团副立刻斥责道:“小毛孩不要瞎说,小心惹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赖子吓的赶紧闭嘴。上官宇却笑道:“邹不董,走不动,那可不就邹瘸子了吗哈哈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春天则笑道:“你可什么都不怕,什么都敢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怕什么,”上官宇说道,“小小兵团司令,在我这里算个球球啊就是军团统帅,老子也照样不妨在眼里!”

    上官宇这么说其实也是实话,他可是曾经当过皇帝和大总统的人,而且他这个大总统还是狼世异界地球的全球联邦大总统,所以区区一个军团在他眼里还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是人类的异界,他不好大展身手,这不像狼世的时候,当时的异界地球整个世界都是狼人的世界,他可以放开手干。

    春天嗤之以鼻:“就知道吹。”

    “嘿,我说你这个娘们,”上官宇转过身面对着她,“那我要是哪天把兵团司令,哦不,是吧军团统帅从他椅子上拉下来,你说怎么办”

    “你”春天鄙夷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还要把大统帅拉下座椅你连近他身都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嘿,”上官宇原地打圈圈,“这娘们说话太气人了,那我问你们,这大统帅就经是什么样的人坏不坏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坏的话,你还不敢了吗”春天反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他要是个好人的话,这个赌我就不和你打了,因为我从来不欺负好人,我只欺负坏人,如果他是坏人的话,那我还非要把他给拉下来!”

    春天说道:“大哥,这是军阀争霸,不存在什么好人坏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成王败寇,”上官宇说道,“这大统帅虽然不是坏人,但也算不上什么好人。这样,我和你打赌,我把他拉下来,你说怎么办”

    “只是从椅子上拉下来”

    “对啊,那你还要怎样”

    春天说道:“行,那我就和你打这个赌,一年,我给你一年的期限,一年内如果你真的能近大统帅的身,而且还把他落下座位,或者拉下马,拉下车都算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样”上官宇笑嘻嘻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我怎样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你嫁……”上官宇说着,坏笑着看她。

    春天不由得脸都红了,上官宇看在眼里,接着说道:“嫁,嫁,家,叫,教,教胖丫学习,如何”

    春天不由气的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个没问题,胖丫是个聪明的孩子,我现在教她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要是我赢了的话,你以后就不要整天和我哔哔了,要客客气气的和说话,要尊称我团座,不许直接喊我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”春天说,“你把大统帅拉下马,你以为你还能活吗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甭管了,我负责一年内把大统帅拉下马,或者拉下车,或者落下座椅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只要做到我答应你的条件。如果你做不到呢”

    “随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求也不高,”春天说,“以后说话文明点,不要整天他凉的他凉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,我答应你便是,”上官宇说道,“不过我敢保证你赢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走着瞧咯。”

    “走着瞧呗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有士兵报告说有火车进站,正是邹安妮乘坐的车次。

    上官宇让大家做好接车准备,火车进站停稳,门打开,可是等了好久,并没有看到邹安妮及其她的慰问团队下车。

    上官宇问团副:“是哪节车厢啊”

    团副说道:“就这节车厢啊,她不会是要咱们上车迎接吧”

    “她架子还真大啊!”上官宇说,“通知下去,把那些土匪全都押上车!做好押车交接工作,拍一个连的士兵跟车。”

    “是,团座,”副官说着就去吩咐了。

    春天说道:“那咱们还是上去看看吧”

    “看个毛线!”上官宇说道,“他凉的,我上,我王二蛋,就从来没给谁低过头!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派个兵上去看看”

    “看个毛线!”上官宇说道,“咱就耗着,等土匪全部上车,就让火车开回去,他爱下来不下来不下来最好,这大菩萨,他凉的老子供奉不起!”

    “你别啊,”春天说道,“她可是司令长官的千金啊,得罪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毛线,爱咋咋地!谁也别劝,赖子去搬几张椅子来,咱么就坐在这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嘞团座!”赖子笑嘻嘻的去找车站借椅子。

    不一会赖子就带人弄了十几个张椅子来,上官宇首先坐下,然后说道:“你们几个都坐下来!必须坐啊!没有我的命令,谁也不许站起来,要不然老子赏他屁股一靴子!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无奈的坐了下来,就看到土匪们被依次的押上车。这列火车是客货混载的,有五节客车车厢和二十节火车车厢,也就是闷罐车,一千多个土匪被押上了十节闷罐车厢里,每一节闷罐车里都有一个班的兵看押,上官宇特意交代了,这些土匪只要不老实,就当场毙了。

    终于邹安妮的这节客车车厢里有人下来,一上站台就大呼小叫的:“谁是团长谁是管事的啊太放肆了!居然半天都不知道上来迎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