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武侠 > 仙子请自重 > 第五百九十一章 当侍为天(月票2000加更)
    这一夜羽裳果然在秦弈屋里再也没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妹子们面面相觑,心里都有些忧虑。

    之前玩笑口嗨,大家心里倒也知道圣女拎得清,不至于和人真的发生关系,就当她在玩男人就得了。虽不合羽人的教条,可下属们也不敢非议圣女嘛。

    但这回留宿一夜了诶……状况可就不一样了……

    眼下还有别人提亲呢,要是发现圣女居然都已为人妇了,羽人族的脸都要丢遍全大荒了诶……

    妹子们心中忐忑不安,其实秦弈和羽裳并没做什么……

    唔……在她们忧虑的那种意义上确实没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修炼到现在的程度,基本可以不睡觉,但想睡觉就能睡觉,如同师姐的爱好。秦弈拥着羽裳,低声道:“若说从现在开始,只是秦弈和羽裳,那么……一起相拥而眠,一起睁眼洗漱,那便是你我开始的第一天。”

    羽裳靠在他的肩窝里,感受着他平稳的心跳和呼吸,怔怔看着他闭目的侧脸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……她们心中远古的浪漫,被唤醒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这几万年,很少有了……要么独自一生,饮水繁衍;要么作为某种政治联姻的意味,招赘夫婿。事实上这都不是羽人的期待,保留了几万年却很少再动用的初绒之缘,才是她们对男女邂逅最美的梦想。

    羽人们并不知道那种邂逅之后将会发生什么,是相处不合天天吵架呢,还是被弃如敝履以泪洗面。古老的传说里没有这些,只有美好的歌谣。传到如今,那就只余迷信的教条,该是那样就是那样,没有为什么。

    这一刻羽裳才隐隐感觉到远古先祖的感受,为的不是那一刻的邂逅,而是因缘而遇,当为良人,在浪漫相遇之后两情相悦的美好期待。

    而不是为了一个教条,为了相遇而相遇。

    与秦弈的邂逅绝称不上美好,就在今天还在被他羞辱……而这一刻相拥而眠的感觉,真让她隐隐体会到了那种意味。

    就像他说“从这一刻开始,只有秦弈和羽裳”的时候,那一刹的砰然心动,在此刻加深加重。

    她看着秦弈的侧脸很久很久,终于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羽裳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了,就连睡觉的感觉都让她觉得新奇。

    睁开眼时,自己依然靠在秦弈肩窝里,两人身上暖暖。秦弈正在看她,目光也暖暖。

    羽裳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感觉洋溢开,连羽毛都变得发软。

    她慢慢离开他的肩窝,跪伏在边上,行了一个大礼: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秦弈倒被这个表现弄愣了:“为啥要跪”

    羽裳低声道:“这是我们的礼仪,夫君不用惊讶推拒,当寻常事可也。”

    秦弈更愣了:“你们招赘夫婿也这样的”

    “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夫君,只是个繁衍工具,或是联姻桥梁而已,受不得此仪。”羽裳认真道:“羽人对自己真正的夫君,当侍为天。”

    秦弈挠了挠头,暗道你真不是之前被调教成这样的吗可看态度似乎不像。

    羽裳道:“羽人侍奉龙凤,奉为神祗,万载不移,忠贞至今。而别族不是龙凤,即为草芥。我们的骄傲,是因为他们不是我们侍奉的人。”

    秦弈懂了。

    其实羽人本不是一个非常顶尖的族群,她们理论只是侍卫,或者侍神,侍奉龙凤之属的。正如凡人里,羽林禁卫地位也特别高,也特别骄傲,但他们对皇帝的态度显然不同。

    这种骄傲分人的,只要你真正得到了她们的认可,那她们就会以最认真的态度侍奉着你,忠贞且虔诚。

    光是武力征服大约不够,需要心甘情愿才行。

    秦弈觉得好像征服得太容易了点其实就是调教了几天,也没做啥……

    果然就见羽裳起身离床,低声道:“羽裳心中愿意认,故而施礼,只是表明态度……但羽裳说了不算,族中未能认可,那也便只能是羽裳私下为仪。在外……你只是客人。”

    秦弈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你们羽人族的古古板板真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纯粹是我们古板所致。”羽裳道:“我们是一个族群,需要考虑的事情很多,内内外外。换了别族公主,也无法自己私定终身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秦弈听这个意思,忽然问道:“你其实原本承担了某种联姻的任务吧。”

    羽裳脸色微红,低声道:“是。你知道吗,这两天我急着来这里好几次,你以为我是来逼迫你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流苏很想说他没有以为你来逼迫他,他以为你自己食髓知味,有意来送的。

    羽裳当然听不见流苏的吐槽,续道:“是因为有其他族群向我提亲,我急着想让你有个表态。”

    秦弈倒是早就猜过这种情况了,问羽岚的时候心里就有数。

    圣女之类的,说是个领导,是二把手三把手之类,其实往往都有较特殊的政治意味,要么就是侍奉神灵,那么就是联姻工具。让羽裳来接手寻木城的时候,族中应该就有考虑过某种联姻方案,更完善地把控寻木城。

    羽裳果然道:“秦弈,族中虽认你是贵客,但不知你我关系。若别族少主入赘于我,族中接受此议的可能性是很大的,毕竟这有利于我们统治掌控整个寻木城。”

    见秦弈沉吟不语,羽裳试着道:“你……是不是生我的气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秦弈醒过神,笑道:“你急着来逼迫我,其实是心属于我,我为什么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呸。”羽裳脸红红地啐了一口:“那时候谁、谁心属于你了!我只是告诉你,你若看不上,我就跟别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秦弈瞪着她。

    羽裳定定地对视着,好久才低声道:“如果我先告诉你这件事情,你才说那番话,那就是虚伪,有意赚我。可你在知道这件事之前就那么说……我、我很高兴。我不会去跟别人的,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竟有了点小心翼翼,似乎秦弈瞪眼真的让她心中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真有以夫为天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秦弈忽然一笑:“你们心思单纯却又骄傲,太容易被利用。我早就觉得可能会有这种事发生,不是我马后炮,真是来寻木城当天我就这么觉得了……如今听你这么说,我所料不差,感觉好像主角光环又要发作了……”

    羽裳一时不解:“这是何意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好像要为你们排忧解难,最终抱得美人归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羽裳摇摇头:“并无忧难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。”秦弈不置可否,只是问道:“有几族提亲”

    “有三族。族中会考虑最优选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天开始有四族了。”秦弈叉腰:“神州人族秦弈,正式向羽人族提亲,求娶圣女羽裳。”

    羽裳心中极为欣喜,面上又故意道:“羽裳知你很厉害,可在寻木城有什么优势按规矩你连提亲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优势就是……”秦弈又抱了过去:“圣女本人。”

    羽裳吃吃地笑。

    别人是来入赘的,在低处。圣女本人是考核者,至少也是半个出卷人。她一旦作起弊来,还有别人什么事儿

    两人没再多说这个话题,很快拥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秦弈……我忽然觉得,我连一刻都不想出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出去。”秦弈坐在桌边,把她抱在腿上,拎起桌上羽人妹子们供奉的果子,喂了她一口:“来,一起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妹子们发现,圣女不仅是一夜没出来,连第二天早上都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妹子们面面相觑,这怎么行啊,圣女在族中是有事要处理的啊!

    流苏笼着手,对两眼圈圈的狗子道:“君王不早朝这种事情,基本操作。”

    狗子无力吐槽,暗自翻了个白眼,怎么听起来你还挺得意似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