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> 身体交换游戏 > 第292章 290. 脸红的安思瑶(第三更/1800月票加更)
    看着面前的水池,夏煜问徐幼香:“大晚上洗什么脸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!”要是以往,徐幼香说出这句话,会带着一些愤怒,但是此时,徐幼香说出这句话,带着的是一丝轻松。

    夏煜知道这是因为什么,因为他装作不知道徐幼香在哭的样子,让徐幼香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实际上他都清楚,哪有人洗脸脸上只有两道水泽的。

    为了照顾徐幼香的自尊,夏煜选择就当没有生过。

    他鞠起水,认认真真的洗了脸。

    推着轮椅回到卧室,夏煜在房间里四下打量着,他想要知道,是什么让徐幼香大半夜在水池边哭。

    他见到了开着的笔记本,笔记本上,是一串没有写完的代码,旁边还有着一个被翻了个身,躺着的鼠标。

    拿起笔记本,夏煜看了两眼,问徐幼香:“这是要写什么?”

    徐幼香将要写的东西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夏煜于是明白了情况。这种编程是徐幼香所不擅长的,徐幼香是写不好,所以心里气得紧。

    徐幼香的天赋已经很好,但天赋毕竟还只是天赋,不是实力。因为安思瑶的压力,她有些勉强自己。

    夏煜想要告诉徐幼香,放松一些,但是话到嘴边,他没有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这完完全全是安慰的话,是在哪里跌倒,就在哪里趴着的丧气话。

    因为实在能力有限,许多人都喜欢这么安慰自己和他人。

    实际上,更好的解决方法是,完成想要的目标,只要完成了,人自然就轻松了。

    徐幼香没有办法一蹴而就,但是夏煜可以帮她。

    来到桌前,夏煜开始敲起了键盘。

    在他做加成相关的事情的时候,身体的原主人,也能通过共用的身体,得到技能的经验,不过不同于夏煜只要练习其中一小项就能得到全部项目的经验,身体的主人只能得到那一小项的经验。

    随着夏煜的动作和思考,徐幼香对这种编程的理解迅加深着。

    将这一部分代码写完,夏煜又自己给自己出了一道题来写,让徐幼香可以蹭到更多的经验。

    这样一直敲到早上十二点,给徐幼香哼了一摇篮曲,使用安抚让她睡着,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在餐桌上吃饭。

    见到他的身子一顿,又雪试探着叫着:“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煜回答。

    女孩立即高兴起来,对托管煜,她是有些害怕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下个月七号,你薇薇姐的奶奶过生日,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。”夏煜想起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好!”对颜薇,又雪还是有些喜欢的,尤其喜欢颜薇做的菜和点心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是夏煜那种热爱美食的人,但没有人会对美食无感。

    “妈妈还说让国庆节去她那里,那我们就先去妈妈那里,再回来去薇薇姐那?”又雪说。

    孔晗月早就盯上了两人的国庆假期,想要让两人去她那里。

    夏煜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指尖,他感觉食指和中指有些凉意。

    这是他刚刚到达徐幼香的身体里的时候,用手触摸徐幼香的脸颊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是泪水的凉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去了,国庆我去南名一趟。”夏煜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去南名。”又雪一心跟着夏煜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夏煜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见到夏煜没有丢下自己的意思,又雪松了口气,她这才有心思问别的事情:“去南名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徐幼香在那里,过去看看她。”夏煜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又雪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。哥哥和女友一起,去看看女友的闺蜜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到可以和安思瑶一起走,又雪有些兴奋起来,她又问:“我们怎么走?瑶瑶姐说了什么时候出了吗?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夏煜摸不着头脑:“关瑶瑶什么事情?她说她也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又雪一歪脑袋,“不是瑶瑶姐和我们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“就我们两个去。”夏煜回答。

    他这次过去南名,是想要安慰一下徐幼香,徐幼香本来就是因为安思瑶才去的南名,再把安思瑶带过去,不是在安慰,是在拱火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拿起筷子,又雪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,吃着饭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她的心中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哥哥单独去看女友的闺蜜,这是一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这样的举动真的没有问题吗?

    作为哥哥的妹妹和瑶瑶姐的闺蜜,我应该何去何从?

    轻皱着小眉头,苦思了良久,又雪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对不起了,瑶瑶姐。

    夏煜察觉到了又雪的不对劲,他知道自己的行动有些不妥之处,不过他并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他能做的,就是一切坦坦白白的放在明面上。

    吃完午饭,夏煜前往了安思瑶的别墅,他准备将这件事和安思瑶说一下。

    别墅的门口,虞凝梦正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领着夏煜进入别墅,虞凝梦和夏煜说:“我接下来几天要去忙些事情,我已经交代了别的女仆,要是瑶瑶在晚上九点之前没有到别墅,或是腿脚突然有些不便的话,我会带着一群大汉上门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那种人吗?”对虞凝梦看待犯罪嫌疑人的眼神,夏煜十分困惑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年轻,一天天就想着冲冲冲。”虞凝梦不屑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解释不清楚的事情,夏煜不再解释,而且,他也的确不是一点儿想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进入安思瑶的卧室,夏煜见到了正在阳台上练习洞箫的安思瑶。

    见到夏煜,安思瑶高兴的放下洞箫,来到了夏煜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伸出了手,眨巴着眼睛看着夏煜。

    夏煜也伸出手,握住了少女纤细的手掌。

    安思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被两人的亲密闪了眼,虞凝梦立即退出了房间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看着门合好,夏煜又扭头看向了安思瑶。

    少女太过纯洁了,只是牵着手就高兴成这样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有着义务让安思瑶了解一下,更深层次的快乐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松开了手,在安思瑶疑惑的目光中,上前一步,环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安思瑶的脸,蓦地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夏煜还是第一次见到少女这种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