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魔法玄幻 > 身体交换游戏 > 第367章 365. 我,外星人(二合一)
    房间里没有应答的声音。

    宁秋儿还是被吓到了,这也正常,本以为已经甩掉的人,突然在晚上出现在了家里,再加上刚刚那幅场景,的确十分渗人。

    又敲了敲门,还是没有获得回应,夏煜又开口说:“不开门的话,我就从门缝里挤进去了哦!”

    又一道惊叫声传来,夏煜见到本来漏光的门缝,都被东西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傻子居然真信了?

    算了,还是不要再刺激她了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夏煜打开厨房的冰箱看了看,冰箱里有着各种饮料,甚至还有果酒。拿起一瓶橙汁,夏煜看了一下生产日期,是今年十月,现在才是十二月,这个日期十分新鲜。

    看来,宁秋儿应该经常过来住,或者有一人定期打扫和更换别墅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将橙汁放回去,取了一瓶雪碧,夏煜坐在沙上,从茶几下面取出薯片,打开电视,一边看一边吃着。

    过了三个小时,刘蔓蔓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凭借着记忆,夏煜指导着刘蔓蔓来到了这个别墅。

    听到引擎的声音,夏煜打开别墅门,见到了从车上下来的刘蔓蔓和安思瑶。

    这让夏煜十分惊愕。

    拉过安思瑶,夏煜问她:“你怎么也过来了?晚上多危险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刘蔓蔓一听,挑起了眉头:“你叫我来的时候,怎么不说晚上危险!”

    沉默了三秒,夏煜用真挚的目光看着刘蔓蔓:“因为我相信你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诶嘿。”刘蔓蔓抓了抓脑袋,她信了。

    感叹着这些小女生真好骗,夏煜又看向旁边的安思瑶,安思瑶抓着他的手:“我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捏了捏她的脸,夏煜轻声说:“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。”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出现。

    转过头,夏煜见到了胡凉露。

    有着胡凉露的确安全了一些,不过说到底胡凉露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,连一个小混混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也许可以训练一下?

    先将这件事情放下,夏煜将众人领到了别墅里。

    “秋儿呢?”刘蔓蔓问。

    “在楼上房间,你去把她弄下来吧。”虽然刘蔓蔓来了,询问变得不能那么直接,不过总比宁秋儿躲着自己好。

    “她在的话,我给她消息她怎么不回?”刘蔓蔓又问。

    夏煜指了指茶几上的粉色手机,表示现在宁秋儿根本看不到消息。

    拿起宁秋儿的手机,刘蔓蔓上了楼,因为宁秋儿遮住了门的缝隙,刘蔓蔓没有办法通过漏出的光来判断宁秋儿在哪个房间,她大声叫着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宁秋儿,从窗户边见到了刘蔓蔓的到来,她的心情其实早就平静下来,只是没有想好应该如何面对夏煜,刚刚她的行为,实在是太逊了。

    听到了刘蔓蔓的声音后,她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见到宁秋儿,刘蔓蔓立即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感受到刘蔓蔓温暖的怀抱,宁秋儿本来有些僵硬的表情,变得柔和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刘蔓蔓问:“孩子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没有孩子!”宁秋儿用力锤了一下刘蔓蔓的后背。

    考虑到宁秋儿是一个孕妇,刘蔓蔓没有追究,她又说:“你放心,我已经将安思瑶带来了,你们可以直接商量出一个可行的方案!”

    “他是想要从你那里知道我住哪,所以骗你的,你这个傻子居然真的信了。”宁秋儿说出了真相,“我这里有他要的一钢琴曲,他想要知道曲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诶?”刘蔓蔓的脸上,三分惊讶,七分失望,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拉着刘蔓蔓来到楼下,宁秋儿见到了夏煜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眼,默契的和其余人交流了一会儿,拿出游戏让她们玩,然后来到了阳台。

    拉开窗帘,大大的落地窗让夜空显得格外靠近,天上的星星虽然还有部分被光污染掩盖,但显露的已经比城市里多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过来的?”宁秋儿先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就在你车后座。”夏煜没有回答全,他等着宁秋儿继续问他怎么上车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宁秋儿并没有问。她看着窗外的夜色,两手抓紧了自己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是你的试验品?你准备把我怎么办?”她的声音很轻,带着颤音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试验品是什么意思?什么我准备把她怎么办?

    夏煜不得其解,不过他也明白了宁秋儿跑路的理由,对方将自己当做恶徒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要知道月光奏鸣曲是从哪来的,不准备也不能够把你怎么样,第一区可是法治社会。”夏煜半真半假的说。

    “外星人也要遵守第一区的法律?”宁秋儿诧异的看向夏煜。

    “别说是外星人,就是外星、就是异世界,也要遵守第一区的相关规定。”夏煜开了一个玩笑,“当然这是我猜的,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宁秋儿欣喜起来,种族相同会令人产生安心与信任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看起来像是外星人?”夏煜反倒诧异宁秋儿怎么会这么想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突然出现在我的车里的?”宁秋儿反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说你怎么没有往下问。我从步行街抄近路到了你前面,然后跳上了你的车。”夏煜揉了揉额头,“你都一把年纪了,能不能成熟一点儿,哪有什么外星人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开的那么快,你怎么能跳上来!”宁秋儿并不相信夏煜的话。

    为了得到信任,夏煜只能表演一下,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用全力丢向我。”他将手机给了宁秋儿。

    宁秋儿用力向夏煜的胳膊丢出了手机,手机却稳稳的落在了夏煜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信了吗?”夏煜将手机放回了口袋。

    宁秋儿点了点头,基本信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现在我们来谈谈月光奏鸣曲的事情,你是从哪里弄到这钢琴曲的。”终于能知道真相,夏煜将手插进口袋,挺直腰,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梦里。”宁秋儿回答。

    “梦里?”从口袋里抽出手,夏煜摸着自己的下巴。

    这个回答出乎了他的预料,他原本有着两个猜想,一是宁秋儿是地球老乡,二是宁秋儿是他穿到过去用的身体。

    两者都能解释宁秋儿知道月光奏鸣曲的事情,而且后者更能解释宁秋儿的歌里,为什么有自己的两段旋律的事情。

    结果居然梦。

    “可以具体的说一说吗?”夏煜想要寻找到更多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就是梦,你也做过的吧,在梦里自己写了一诗什么的,不过一般人醒来会忘了具体的内容,我还能记清楚而已。”宁秋儿用手比划着,试图增加自己话语的可信度。

    抓了抓头,她又说:“我还以为梦是你这个外星人的试验品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靠在窗户边,夏煜思考着宁秋儿的话。

    梦中创作,虽然有点儿不可思议,但他还是能勉强相信,可那月光奏鸣曲,明显不是创作能创作来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曲子有什么问题吗?”见到夏煜一言不,宁秋儿有些紧张的问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一个朋友写的曲子。”夏煜普通的忽悠了过去。

    既然宁秋儿不是老乡,他当然也不会告诉宁秋儿真相。

    他又问宁秋儿:“梦中创作的时候,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?”

    “就是梦到自己在唱歌。”宁秋儿回答,“还有打游戏的场景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年你梦不到了?”夏煜又问,这几年宁秋儿中止了明星活动。

    提到这个,宁秋儿警惕起来:“这个和你无关吧?”

    “歌的署名给你也不是问题。”夏煜开出条件。

    “是,创作梦不见了,都变成了普通的梦。”宁秋儿立即交代了情况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夏煜说:“我两个月给你一歌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企图?”宁秋儿不是刘蔓蔓那些天真的孩子,她知道夏煜一定有所企图,没有人会长期给一个没有作用的人好处。

    “以后可能用到你。”转过身,夏煜回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将黏着安思瑶的胡凉露拉开,夏煜独占了少女的身边。

    宁秋儿也来到了刘蔓蔓身边。刘蔓蔓看看好友,又看看夏煜,心中呵呵着:两个人在阳台悄声谈了那么久,还说没有关系?

    抓住了宁秋儿的手掌,刘蔓蔓语重心长的说: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将秘密全部说出的宁秋儿,内心慌张着,没有注意到刘蔓蔓话中隐藏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让刘蔓蔓更加肯定起来。

    她舒了口气,好在自己没有听奶奶的,和夏煜有什么进展,不然的话,也要陷入如此糜乱的关系中去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刘蔓蔓带来的女仆做好了晚饭,饿了一晚上的夏煜和宁秋儿吃了晚饭,几人一起玩着。

    快到凌晨的时候,夏煜装作实在太困的样子,进了二楼客房。

    他今天的游戏机会还没有使用,再不用就要过期了。

    在诸多栏位里面挑了挑,夏煜来到了又雪那里。现在已经深夜,没有什么要干的事情,只能用来睡觉,而到又雪这里,可以获得更多的游戏点数。

    他攒下的游戏点,换做经验卡,已经可以将一项技能,从lv1一路提升到lv5了。

    普普通通的在又雪那里睡了一晚上,第二天早晨,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走出二楼客房,他在楼梯口向下看去,下面的客厅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又来到宁秋儿的卧室前,视线穿过开着的门,夏煜见到四个少女,一起睡在床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们昨天晚上是嗨到几点,居然睡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话说,要是自己没有离开的话,是不是也可以加入里面?

    想了想,夏煜又感觉还是不加入的好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好男人,必须知道和别的女人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,睡在最边上的胡凉露醒了,她打了个哈欠,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抬起手揉了揉眼睛,胡凉露用半眯的睡眼看了看四周。

    她见到了门口的夏煜,眼睛猛地睁开,变得精神起来。拉起被子,她将安思瑶裹了严严实实,不惜让最里面的刘蔓蔓失去了被子。

    没有继续站着,夏煜转身离开,前去洗漱。

    等他下楼,厨房里,听到动静的女仆,已经开始准备早餐。

    和胡凉露一起吃了面,夏煜叫住了准备回去的她。

    “看着安思瑶一点儿,别让她晚上出来到偏僻的地方。”夏煜说的,是昨晚安思瑶一起过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。”胡凉露对夏煜有着敌视。

    “这样比较危险,你想要她遭遇危险?”夏煜耐心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我跟着,不会出事。”胡凉露的眼中带着自信,在贵族学校里,她就是混在羊群里的孤狼,自我感觉很好。

    夏煜使用嗤笑挑衅,激起了胡凉露的攻击欲望。

    “走,去外面。”夏煜决定趁此机会,教训一下胡凉露。

    胡凉露冷哼一声,跟在了夏煜的身后。

    厨房里的女仆,听到了两人的谈话,她将湿漉漉的手擦干净,也走出了屋外。要是生了什么意外,她会立即救援。

    夏煜对胡凉露勾了勾手指,易怒的胡凉露立即就冲了上来,挥出了拳头。

    侧身避开了拳头,夏煜轻跳两步,拉开了和胡凉露的距离。

    夏煜没有马上解决胡凉露,这是为了让她更加清楚她的弱小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的女仆,默默走回了屋子里。以她第一区拳击亚军的经验来看,两人之间不会有诞生丝毫的危险。

    朋友间的切磋,会导致受伤的原因在于两人都无法收手。但很明显,胡凉露连让夏煜出手的资格都没有,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这种虐菜的战斗不会生丝毫意外。

    正如女仆预料的,不管胡凉露怎么努力,也没有办法碰到夏煜,反而被绊倒跌了好几个跟头。

    从地上爬起身,胡凉露将垂到面前的头拨到后面去,气喘吁吁的看着夏煜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这个小白脸居然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但她并不气馁,捏起拳头准备再次进攻。这时候,她见到夏煜没有如同往常一样的垂手等待,而是举起了拳头。

    对方向着她攻过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