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体育游戏 > 美漫丧钟 > 第2486章章 出租偶遇
    “伙计,你来纽约混,难道都不认识我”韦德指了指自己的面罩,又扯着上半身的制服展示配色:“你仔细看看我的穿着,来,说出你嘴边的那个名字,大声告诉我,我是谁答对有奖哦!”

    午夜路边的灯光闪过司机的脸庞,他专注于驾驶,瞄了一眼那红色和什么颜色的制服,恍然大悟:

    “蜘蛛侠!你是蜘蛛侠对吧呵呵,超级英雄,能嗖嗖地飞来飞去那种!”

    死侍的脑袋歪向了一边,面罩下的笑容轮廓消失了,自己的制服和蜘蛛侠就那么像吗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是好朋友,但自己明明出道更早,也更帅更有威慑力,彼得那一个小处男拿什么和自己比

    他调整了一下安全带,背靠在车门上,以便上半身能够面对司机:

    “朋友,你叫什么名字”

    “杜朋德,蜘蛛侠先生。”司机笑着换了个档位,已经甩开了后面的终结者,可以开慢点了,要不然被超速录像拍到那是要罚款的。

    市区嘛,开到120迈就可以了,好吧,只要足够快,监控是拍不清你的。

    “杜朋德,名字不错,但你恐怕对于纽约没有什么研究啊,移民攻略没有做好。”韦德指了指自己的脸,那白色的小眼睛睁得圆圆的:“我是死侍,不是蝙蝠侠,也不是蜘蛛侠,我是个雇佣兵,一名超级反英雄。”

    “哦,mr.dp,我记住了,这样称呼你是不是很有美国味”

    笑眯眯的杜朋德打亮了转向灯,漂移过弯,丝毫没有把死侍当回事,看来是从来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......你没听清楚吗我是雇佣兵,反英雄,杀过很多人的那种。”死侍对于司机的平淡反应很失望,难道自己一点对普通人来说就没有任何牌面

    他应该欢呼,然后寻求签名合影,真正的美国人都痴迷于连环杀手,一个印度人想要融入美国社会,就要模仿别人啊!

    杜朋德费解地看了他一眼,拉手刹稳住了车身,狂打方向盘:

    “可这和我一个出租车司机有什么关系”

    伸长脖子的韦德捂住了嘴巴,一时间竟哑口无言,是啊,人家说得好有道理。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并不是什么高收入人群,也不会有人雇佣刺客去杀一个司机,按照正常的生活轨迹来说,自己和杜朋德就应该是两条平行线,永远不会有业务上的交集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死侍仿佛感觉到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,把两人联系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”他突然伸手指了指方向盘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白日梦水仙香薰,能让你仿佛徜徉在恒河河畔。”杜朋德高兴地向乘客介绍那个小罐子,他以为死侍指的的那仪表台上的香薰。

    韦德摇摇头,重新指了一下:“我是说你钥匙链上挂着的相片,她是谁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典型的印度女子,鼻子上穿环,头上戴纱巾的那种女孩,看起来是稍微有点胖,但还算漂亮吧。

    提到这个话题,杜朋德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,窗外的路灯也无法照亮他眼前的黑暗。

    “她是吉塔,原本她能嫁给我做一个好妻子的,可惜,她看上了我的表哥,班度,班度为人的卑鄙无耻程度和他的把妹技巧一样高超,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双手环抱胸前的死侍点了点头:“伙计,我认为真的是命运让我们在今天相遇......”

    司机眨巴眼睛:“我以为是打车app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在意那些细节!”死侍伸出手在面前一挥,仿佛要抹去司机朋友眼前的黑暗:“我除了是超强的雇佣兵之外,还是著名的两性情感专家,我能帮你追回吉他,爱情,就要紧紧握在自己手里!”

    说着,他那抬起的手猛然握拳,就仿佛掐断了命运的喉咙。

    杜朋德一脸怀疑地也学着死侍握紧了拳头:

    “那么,你能帮我去劝吉塔吗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行,伙计,我是雇佣兵,你出不起我的价钱,那我就不能坏了规矩。”死侍摇摇头,他隔着面具扣着鼻孔:“不过我可以教你怎么做,我的表哥经常说,解决不了问题,就解决带来问题的那个人,你可以把班度......”

    一边挤眉弄眼地暗示,韦德一边化拳为掌,在自己脖子上做了个来回切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你也有个表哥吗”印度司机有些纠结,他真的开始思考死侍的建议了:“你也把他杀了吗”

    成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,韦德身上的体香更是让他飘飘欲仙。

    他太爱吉塔了,光是想起吉塔和表哥在一起,就无法忍受这一点!

    “呃......我表哥挺好的,再说这也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问题。”死侍的声音小了不少,顾左右而言它:“说你的问题,光是杀了班度还不够,你应该像做烤牛肉那样,把你的表哥开膛破肚再剥了皮,把尸体放置得腐臭后再丢到吉塔的家门前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行了吗吉塔就会回心转意吗”司机舔着嘴唇,喉结上下移动:“不过我们印度人不吃牛肉,这个办法我执行的话可能有难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当烤鱼!总之,这个计划妥妥的,到时候她要是还不愿意,我还有备用计划可以教给你。”死侍拍拍司机的肩膀,得意地翘起了二郎腿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......我懂了,谢谢,mr.d。”

    司机小哥深呼吸了几轮,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,他的眼神变了,变得充满杀气。

    死侍对此非常欣慰,每次看到别人走上光明大道,他都会有一种助人为乐的成就感,这是单纯的佣兵工作无法带给他的乐趣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他好像在车窗外看到个熟人。

    “等等,杜朋德,在路边停一下车,我看到个朋友。”他示意司机暂停,车子停稳后就溜了下去:“你先打着表,我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的,你是看到任务目标了对吗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尽管去办事。”印度司机低着头把玩自己的钥匙串,脸上带着崩坏般的笑容看着照片,小声地说:“吉塔......吉塔......”

    死侍不知道自己身后发生了什么,他就看到大晚上也穿着黑色皮风衣的弗瑞从路边小巷过去了。

    反正要卖共生体,卖给神盾局也是一样卖嘛,如果半路就能成交的话,出租车的车费还能省几美元呢。

    “弗瑞!别走,我想跟你谈个交易!”

    韦德像是韩剧男主那样摇头晃脑地跑向前面的背影,而黑色卤蛋也像是另一个韩剧男主那样慢慢转身,周围的时间仿佛变慢了,路边的垃圾箱都带上了高光嫩白的美颜效果。

    本来是应该胜利会师的场面。

    可就在那两人即将握手的瞬间,毒液突然从死侍身上暴起发难,那黑色巨浪中翻滚的尖牙利齿只是一口就把弗瑞的脑袋咬了下来,像是糖豆一样嚼着。

    ‘之前就是这黑人关着自己,趁我没宿主的时候使劲欺负,现在可被我抓住了吧给我死!’

    毒液是这么想的,有了宿主后的它,已经不是当初的它了,三小时河西,三小时河东,莫欺共生体穷!

    “我艹......”

    死侍看着眼前没了脑袋和上半截胸腔,却不断从体内喷出电火花的弗瑞倒在面前,稍微感觉有点懵逼。